当前位置:主页 > 头条 > 聚焦 > 她丈夫凌晨去世,社交媒体上留下了一万条脏话

她丈夫凌晨去世,社交媒体上留下了一万条脏话

2020-02-16 02:16:36来源:艾小羊阅读:0标签: 丈夫  凌晨  去世  社交媒体  脏话  武汉

文章导读
有网友说,为了大家,你应该留在武汉;为了自己,你应该逃离武汉。...

01

武汉杨女士,丈夫新冠去世,寻找曾经帮她送丈夫去医院的外卖小哥,提醒小哥注意隔离和防护。

原本是一个受尽伤害的普通人与普通家庭,与一个好心的普通人与普通家庭的故事。然而,在微博和抖音上,情绪激动的网友,却留下了上万条辱骂杨女士的留言。


《楚天都市报》采访杨女士,从杨女士一方了解的事情经过是:
2月11日上午,杨女士的丈夫胃部疼痛,呼吸困难,她跟儿子送丈夫去医院的路上,好心的外卖小哥主动要求帮忙。
因为丈夫有老胃病,没有发热症状,杨女士一家一直按胃病给丈夫治疗,因此杨女士告诉外卖小哥,丈夫是胃病,不发热。外卖小哥协助杨女士把丈夫送到社区医院,前后十分钟左右。
在路上,杨女士拍下了好心人的背影。


当医生告诉杨女士,她丈夫患的是新冠肺炎,肺部已经严重感染。杨女士担心害了外卖小哥,立刻发朋友圈寻找,提醒他尽快隔离。


然而,即使媒体采访到了当事人,即使当事人已经遭遇了人生最大的痛苦,她丈夫于今天凌晨去世,依然有很多网友认定杨女士用谎言,骗取外卖小哥的信任,甚至有人建议公安机关立案侦案。
他们认定杨女士说谎的理由是,武汉是重灾区,你老公病的这么严重,你不可能还觉得是胃病。


如果非要站队,我选择相信杨女士。
NCP作为新型病毒导致的疾病,人类对它的认知十分有限,连专家都在不断打脸。从最开始“发热为主要症状”,到后来发现部分病人的症状是消化道问题,再后来,又发现了无症状感染者与传染者。
杨女士一家,是这次疫情最大的受害者之一。当我们终于迎来春天的时候,他们一家的某一部分记忆和伤痛,将永远留在这个冬天,没有时光能够抚平,更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。
每个普通人,在这场疫情面前,都默默承受着原本不应该由他们承受的压力与变故,尤其那些生活在武汉的普通人,现实对于个体的冲击,可能比你们在新闻里看到的复杂一百倍。
造成雪崩的,并不是雪花,雪花对雪花,就不要再穷追猛打,赶尽杀绝了。普通人即使有道德瑕疵,也不应该被一味放大,甚至成为公众泄愤的靶子。
我恳请大家,在转发和评论普通人的故事的时候,枪口抬高一寸。
普通人,即使那些抢购双黄连,最后连双黄莲蓉月饼都抢的普通人,他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一要活命,二信专家。
这两点是普通人的基本修养,没什么问题吧。真正有问题的是个体的生命是否被群体尊重与善待,专家的帽子是否戴在了合适的人头上,以及我们媒体人的自我修养——特殊情况下,流量与科学,谁更重要;以及什么该写,什么不该写,怎样写的问题。
疫情之下,最苦的是普通人。当我们准备斥责一个想要活命的普通人时,请按一下暂停键,想一想他与你一样,上有老下有小,是血肉之躯;他与你一样平凡而渺小。
当时代逼着他做英雄的时候,请允许他小声说一句“我只想做个怕死的普通人”。
英雄固然可敬,然而,逼着一个普通人、一个普通的城市去做英雄,是时代的悲剧。
02
讲讲我身边两个一旦进入社交媒体,可能会被骂得抬不起头来的普通人的真实故事。
朋友A,在武汉工作。春节前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,一直未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无法入院。得知封城消息后,她连夜跑回老家。路上,她戴着口罩手套,尽最大可能做好隔离措施。
回老家第二天,她步行去医院就诊。成为她所在城市第一位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。
她很抱歉。她在老家所住的小区,是那个城市第一个被封闭管理的小区;她所乘坐的航班号,也出现在了媒体紧急找人,要求同机人员居家隔离的社会新闻里。
所幸,因为防护措施得当,她所住小区以及同航班人员,至今未发现感染者。
她不是英雄,她是个逃兵。如今,虽然她已治愈出院,却活在内疚和恐惧里,并且这种内疚与恐惧可能伴随她很长时间。
她逃回老家时,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尽快住院接受治疗,她的女儿不能没有妈妈,她的父母不能失去女儿。而她之所以选择这个下下策,是因为亲眼目睹了,在武汉,普通人想得到一个住院床位有多难。
有网友说,为了大家,你应该留在武汉;为了自己,你应该逃离武汉。
离疫情最近的人,一夜之间,身上背负了一大一小两种命运。当这两个命运、两种责任产生冲突时,选择哪个更正确?我们当然应该歌颂舍己为人的英雄,但我们更应该追问,是什么造成了两种命运、两种责任的巨大冲突。
在这种复杂的情况面前,是非两个字,真的很难写。
03
朋友B,年前一家人开车回老家过春节,被隔离在了家乡的山村里。他二女儿不到半岁,正月十五以后,纸尿裤和奶粉都用完了。
孩子太小,跟大人吃一样的饭菜,造成腹泻,他决定开车去20公里外的县城买奶粉。他的鄂A牌照很快就被举报了,警察来的时候,他说,你们怎么处理都行,让我先把奶粉送回家。
一路警车“护送”他回家。跟村里确认他们一家已经过了隔离期,并且早已报备后,警察拿走了他的车钥匙。他松了一口气。
他从小到大是一个老实孩子,守规矩,道德感强,上学时没打过架,上班后连迟到、早退都没有。但早晨开车出门的时候 ,他做好了上社会新闻挨骂,甚至被拘留的最坏打算。
历史的一粒沙,落到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山,个人的处境具体而又复杂,不是我们不能评述个体行为,而是在评述普通人的个体行为时,也许可以留一秒钟时间,想想普通人的难。
尽管世事无常,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,是普通人对普通人的伤害。这种伤害,有时候更像是一种狂欢,当人微言轻的我们,陷入巨大的恐惧与茫然,撕咬与我们同样弱小的同类,是最简单的选择,同时也是最危险的选择。
当普通人之间的撕咬成为常态,今天参与狂欢的人,可能明天就会成为角斗场上,被撕咬、被狂欢的那一个。
作家李修文说,灾难文学的唯一伦理,是反思灾难。灾难中,最需要反思的,不是普通人的善恶,而是反思社会在哪一个节点上,走向了失序;如何避免这种失序,以及如何避免将普通人,推向恶的边缘。

请记住,疫情当前,最苦的还是普通人。

*作者:艾小羊丨复杂人生的解局人,品质生活的上瘾者,专治各种不高兴。代表作:《活成自己就好了》。公众号:我是艾小羊(ID:qingchangaixiaoyang),微博:有个艾小羊

点赞 (1)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条)

    头条 | 湖湘 | 国际 | 产经 | 军事 | 范儿 |

    潇湘头条-观察者!发现者!报道者! 备案号:京ICP备19034325号-1